不锈钢啤酒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啤酒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基金谱系芜杂新能源概念一时难潮【搜了】

发布时间:2019-07-11 15:45:21 阅读: 来源:不锈钢啤酒瓶厂家

基金谱系芜杂新能源概念一时难“潮”

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新兴市场与新能源的投资故事,不仅在中国,在全球也历经几番起落。  不管是“新能源”还是“新兴市场”,都身负带动全球经济复苏的使命,也是投资者长期“吸金”的主题——然而,故事归故事,新兴市场与新能源美妙远景的背后,依旧是现实问题:纷繁复杂的新能源基金名号之下,是盛极一时的投资新世界,还是难以厘清的行业现状?究竟是什么让所谓新能源基金变得如此难以捉摸?关于新能源基金的投资“噱头”,又究竟该如何解读?  “新瓶”与“旧酒”  各国政府对于低碳经济的重视程度已然超出人们想象。而对于这些基金投资客来说,这种重视本身,就意味着一种机会。  本报记者从多家直接投资于环保新能源等基金的介绍中发现,几家基金都不约而同的嵌入了主题资产分布的参数比例,如洁净能源、能源效率、环保资源、可持续发展、气候变化等。但这些基金投资的前十位,却又是传统行业的股票。  比如,瑞银环球资产管理旗下的新兴市场创新趋势股票基金,主要投资参与新兴市场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与水资源的创新企业。然而,该基金的资产配置中,前五大的股票竟是:生产电力自动化产品的威胜电子(持股3.55%),金融服务行业的粤海投资(3.07%)。  而按地域分类,该基金有五成投资在亚洲,中国占22.5%,拉丁美洲占25%-30%。而按投资主题分,气候变化占40.1%,可持续发展37.5%,水资源资产配置20.8%。  另一只在香港主投环保新能源的基金施罗德环球气候变化策略基金,亦有相似之处。在该基金的前十大投资中,2.7%投资在传统能源巨头BG集团,而思科系统占2.37%,本田汽车占2.27%。然而,其主题资产分布中显示,对于洁净能源的投资占23.15%,能源效益占23.08%,环境资源站17.38%。  晨星(亚洲)高级研究分析员甘欣庭向本报记者分析,目前环保新能源未能“潮”的原因有三。其一,基金对于新能源环保企业的投资范围本身很小,所以名义上直接投资到生态经济领域的基金,实际上也是投资到传统行业但在环保方面有创新的公司;其二,新能源环保企业的规模本身很小。目前新能源的公司还处在崛起阶段,市场份额很小,此外,这些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上主要以中小盘股为主,而公募基金不可能很大量的持有中小企业的股票。  至于新能源环保生态投资曲高和寡的深层原因是,这类型公司的利润空间非常有限。“主要是新能源的利用率有限,要用很大的初始成本,本身不是很能赚钱,路还很远。尽管政府很卖力的讲,但从投资的层面,大家仍然在观望。”他说。  “归类”的麻烦  然而,新兴市场以及新能源的概念,却一直相当模糊。  瑞银可持续发展与社会责任投资(SRI)部门主管彼得汉森(Jan Peterhans)向本报记者表示,其新推出的新兴市场创新趋势股票基金的投资选股策略主要是自下而上的方法。“主要还是看行业,我们虽然是主投新兴市场的基金,但这些企业也可以是投资在新兴市场的公司,或者这个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在新兴市场。例如,对于太阳能行业的投资,有一些公司是有80%的业务在亚洲,但他们的注册地是在亚洲以外的地区。我们考虑的主要是,这种类型公司能从亚洲的发展过程中受益。”  “但我们也会寻找主营是环保新能源的企业,比如,一些中小盘企业对这类新能源业务非常专注。虽然这部分投资可能增加整个投资组合的波幅,但同时也是盈利增长点。从这个角度来看,由于我们寻找的是优质企业,因而对于这些企业的国别,没有过多关注。” 他续称。  可替代或再生能源三年间也出现了惊人的变化。在整个气候变化的大主题之下,生物环保、药品健康、食品、绿色生态、可持续发展都已成为一种广泛的软能源领域。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政府和大的利益团体宣称正在致力于新能源环保主题,从而保证了投资在该主题产品上收益的可靠性。市场上的投资者就是要寻找一种清晰并能有回报的投资方向。”施罗德环球气候变化策略基金经理Simon Webber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  他续称,“‘新能源’事实上已经不是单纯指新能源,风能、核能、太阳能在十多年前已经存在,因而对于这些能源来说,关注的焦点应该放在如何更有效的使用、如何在传统能源上节能减排,因而,与其称为‘新能源’倒不如称为‘低排放’能源。这种能源会渐渐取代传统,但我觉得时间上应该不止十年。”  澳洲首域资产管理公司相关人士向本报表示,软大宗商品(Soft commodities)作为全球自然资源的一个延伸,无法与传统的能源行业泾渭分明,而更多的是一种交集与合成能源概念,因而两者互相分散风险,同时共同从全球结构变化中受益。  正是这种莫衷一是的概念,让环保新能源基金的归类问题无法解决。  理柏相关人士向本报表示,目前尚无一个确定的新能源基金分类。而甘欣庭表示,尽管晨星有替代能源以及环保生态型基金的分类,但无法将这些放入整个行业进行比较来看其业绩表现。  他表示,“当基金经理说到‘大中华基金’,这意味着他们投资的领域是香港、中国大陆、台湾,这是比较固定的概念,而环境保护、绿色生态大家有不同的理解,施罗德与峰裕基金(Pioneer Fund)的做法已经很不同,所以很难把这些基金放入整个行业中比较。”

业绩大幅增长基金十倍增持巨化股份神州泰岳暴涨基金推手悄然离场?大成基金:高盛事件对大宗商品心理影响大于实际基金:二季度末是政策敏感期将长期维持震荡格局基金观市场――新兴产业遭“热捧”基金进退两难二季度基金谨慎心态加重中邮新基金刘霄汉:将深挖结构性机会兴业全球基金孙蔚:二季度末是政策敏感期基金:做出选择的时候到了东吴基金:从“结构调整”中寻找投资机会

廊坊发电机出租

枫木体育木地板

微信营销软件

炒货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