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啤酒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啤酒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篇小说连载黑乌鸦6

发布时间:2020-07-13 12:30:42 阅读: 来源:不锈钢啤酒瓶厂家

吕金华

那刘文师一一记下,又看了他们吃的东西,走了其他几个工棚,过过细细问了情况,在一个小本子上作了记录,叫一些民夫在上面按了手印。

完了大家才问起家里的情况,刘文师告诉他们家里一切都好,日本人的飞机和国军的飞机还在石板沟和青龙山上空打了一仗,吓得家里人胆战心惊,都不晓得那是些么子东西,就叫黑乌鸦,他们就是担心你们。德顺说,你迟来一步,德权就把那个狗日的劈了。他一个人,吃饱了就全家子不饿,他爹还在咒我和他没有?我也不晓得在这里来遭这号孽,晓得就不得来了。

刘文师说:屋里人担心你们,急得要死,要我爹把你们弄回去,我爹哪有那个本事呢,那可是破坏抗战,我也不得许我爹这样做。

听这样一说,伍德顺就实在是有点想女人和两个娃儿了。自己那女人多好啊,太阳晒不黑,白得软得像棉花儿,摸上去嫩得像豆腐样的,别个的女人都变粗了糙了,他的女人一点没变,一双眼睛硬像两潭水样把他的魂勾得出来,硬是想着看着心里舒服,女人的肚子也争气,三年给他生了两个乖儿子,又听话又懂事,叫他怎么心疼都不够。这样一想,心里就像是有猫爪子在抓了,急得不行。现在,只有托文师回去的时候带个信,免得女人在屋里不放心。于是就问,文师兄弟,你哪时回去呢?

那文师把手一挥说:不回去了,我这回都是跑出来的,我一回去跟我爹说我要当兵参加抗日,我爹就把我一把铜锁锁在厢房里,要我跟向乡长的四丫头完婚,不让我出来了,我是给我家长工赵晃子给了两个袁大头,赵晃子给了我一把凿子,我凿穿了板壁跑出来的。蒋总裁都说了,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我男子汉大丈夫,就应当战死沙场,岂能偷生女人怀中!我们班上好多学生都报名要求上前线和日本鬼子真刀真枪地干。易团长的公子都首先报名了,如果你们想参加抗日,我就可以带你们去。

大伙听得云里雾里,搞不清楚文师说的些什么,没想到这个看着长大的细娃儿现在变得让人都认不出来了。但他们听懂了一个意思,就是他要去当兵,还想要他们也跟着他去当兵。这是他们想都没有想过的事,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好男不当兵,他们关心的是今儿个这场事怎么收场,特别是伍德权,不晓得被带到哪里去了,还回不回得来。

伍德顺收回想女人和娃儿的心事,对文师说:我们还没有穷到要当兵的时候,兄弟,今儿个这个事情还要你想法呢!文师说:算我的,我这里证据确凿,够他们喝一壶的,你们就等着吧,德权哥也会马上就放出来的。我觉得你们应该和我们一起去,日本人都打到家门口了,我们不能无动于衷,我从小就晓得你们的枪法都是不得了的,所以我才来邀你们。如果你们去了,以你们的身手,肯定会在军队里干出名堂来,肯定是神枪手,比回老家去租我屋里几亩田种强多了。不是穷才当兵,是国家需要我们,日本人太可恶了。

大伙儿听了就摇头说,打仗不是好玩的,去不得,说不定一去就没命了。枪子儿可没有长眼睛,如果是撒子炮的话,打得你浑身都是眼儿。

伍德顺说:我又没得罪日本人,管他的,他未必还打到我石板沟去了么?再说,国军把武汉都丢了,我们几个去顶个屁用。炮灰。

刘文师见一时说不动他们,只得不住地叹气,心想,怪不得的。就告辞了。离开工棚的时候,伍德顺不住地对文师说,兄弟啊!今儿个这事还是只有仰仗你呢,德权的事还要你多想办法呢。

文师说,放心吧,我还会来找你们的。刘文师走了好远,伍德顺还在工棚门口站着,心想,现在有了这层关系,德权的事和以后的事就好办了,但是,你要我当兵我是不得去的,你文师一肚子书,还有易团长做靠山,当然好混,我去就是一个当枪子儿的活路。我屋里还有一大家子等着呢。那么好的女人在屋里等着,那么乖的娃儿在屋里盼着,我去当兵搞么子呢!

再说,我们又没有得罪日本人,我们只想过自己的日子。他只要不打到我石板沟去就行了。

大家都说,当兵我不得去。德顺掐指算了算,按三丁抽一五丁抽二的法子,大家都不得去。(待续)

大安工作服订制

通化西服设计

新余定做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