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啤酒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啤酒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篇小说连载黑乌鸦7

发布时间:2020-07-13 13:29:26 阅读: 来源:不锈钢啤酒瓶厂家

吕金华

大顺和小顺每天都在青龙山玩。在青龙山可以捉虫子,可以用长长的茅草茎织房子,有时还可以从树上掏到雀儿蛋,顺便按照妈的吩咐,捡一些枯枞树果回去当柴烧。更好玩的是青龙山有一块大大的青石板,兄弟俩可以规规矩矩地坐在上面下狗卵子棋,牛羊只要放在坡上,让它们自由自在地啃草,不要管得。天黑的时候牛羊就会自己朝家里走,他们一点心都不要操得,兄弟俩就安安心心地下他们的狗卵子棋,只等着天黑牛羊回家的时候跟着回家,那时候妈妈已经把黄澄澄的包谷饭在锅里炕好,香喷喷的,还有鱼乍辣椒、土腊肉和一盆合渣。现在,与以前不同的是,兄弟俩还惦记着那天飞来的黑乌鸦,小顺就盼着黑乌鸦再来,他们就可以比赛打黑乌鸦,看哪个先打着,小顺的狗卵子棋老是下不赢大顺,自己三颗子老是被逼到下面的三个圈里,老吃狗卵子。几天了,黑乌鸦老是没有再飞过来,小顺就只得和哥哥下,老是吃狗卵子。

吃饭的时候,小顺问大顺,黑乌鸦哪时再来呢?大顺说,管它的,不来我们还是下狗卵子棋。来了,它飞那么高,你打得着么!它屁股上还吐黑烟子,吐火苗子,还怪喊,不如下狗卵子棋。

玉珍就横他们一眼说,还来得?怕死人的,晓得是么子怪物,靖卿爷还在请道士、端公做法事,还要在青龙山请水还愿,祭土地菩萨,你们这两天就不要再到青龙山去玩。牛羊就放到桐子坪去。冲撞了山煞是不得了的。小顺就把个小嘴嘟起多长,不高兴。大顺就逗小顺说,桐子坪也蛮好玩,那个水潭里好洗澡,我教你狗刨骚。他妈就横大顺一眼,大顺晓得他妈最怕他们两个下水去玩,就不敢再说,耷拉着眼皮一个劲儿地往嘴里扒饭,心里想,那么屁股大个水潭还泡得死人么?这样想着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有人喊,玉珍,靖卿爷说都到他屋院子里去一下,他有事给沟里的人说。玉珍答应一声:就来。

在石板沟,靖卿爷是说一不二的主,他的话就是圣旨。石板沟这两坡的山田是他的,一湾的水田是他的,这沟里的人就靠租靖卿爷的田地养家糊口呢,据说靖卿爷在施南府边上还有田庄,没有人晓得靖卿爷家到底有多大家产,哪个敢不听他的话呢,何况天上出这样的怪事,靖卿爷要不拿个主意,晓得还要出好大的灾祸。靖卿爷一喊,这一沟一湾的人就晓得靖卿爷肯定是有好主意了,怎么着也把这个事给弄清楚了。德顺女人玉珍放下碗出去的时候,一沟的人已经一路小跑着往靖卿爷家那座高门大院里赶了。

玉珍想,靖卿爷有好主意了,这下心里踏实了。靖卿爷坐在院子台阶上那把大太师椅上,两个儿子站在他的旁边。大家都认得,右边是靖卿爷的小儿子文师,在省立高中读书,一身学生装,斯斯文文的,像他的名字一样,很是洋气,不光是和石板沟的人不同,就是和他一妈养的兄弟都大不一样,见了大世面的样子。看那样子就知道是刚刚才回来的,一回来靖卿爷就要给这一沟的人说话,肯定是文师带回什么不得了的消息了。大家都竖起耳朵等靖卿爷开口。

看看人到得差不多了,靖卿爷才咳两声,清清嗓子说,前两天天上来了一群怪物,这石板沟老老少少都没见过,我活了几十年也没见过,搞得这一沟的人都不安生,我以为是这地方上不利净,出怪事呢,我还准备请回龙观的道士来做几坛法事,安一下土地菩萨,现在小儿文师回来了,我搞清楚了,那不是什么黑乌鸦,那是国军的飞机和日本人的飞机在天上打仗,听说日本人都打到巴东野三关来了,隔我们这里只有两百多里路,说不定不要几天就打到了施南府。听文师说,日本人凶得很呢,喊你们来,就是说一声,老老少少都不要出远门,把娃儿们管好,如果天上再来了那号背时东西,都躲远一点,躲紧一点。

那文师接过靖卿爷的话说:日本人的飞机可不是好玩的,上面打的是机关炮,施南府已经被炸得乱七八糟,飞机场都被炸得到处是几间屋大的坑,国军的飞机飞起来都很难。靖卿爷说,管他牛打死马马打死牛,我们也没得办法,这沟里还有七八个后生在施南府修飞机场,恐怕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如果有音信的话就给我说一声。德顺女人就有点急了,问:黑乌鸦一来,施南府的人往哪里躲呢?

文师说:日本人的飞机一来,施南府的人都往防空洞里钻,五峰山到龙洞河到挂榜岩到凤凰山到处挖的是防空洞,我就往防空洞里钻过两回。第一道警报响得慢些,说的是日本飞机到宜昌了,第二道警报快点儿,日本的飞机就到野三关了,那就要赶忙往防空洞里钻,咂两口烟的功夫,警报就又响了,那十几架家伙就轰轰轰地到龙凤坝了,过五峰山了,接着就是天上打炸雷一样的声音,一个一个的炸弹就像要把天炸垮样的,炸得人耳心子嗡嗡嗡地响,生疼生疼的,半天听不到声音,我们等日本飞机炸完了,出来一看,六角亭、舞阳坝、土桥坝、二街、北门河坝那些地方都被炸了,北门河坝没有防空洞钻的,就被炸死了十几个,屋都炸飞了,山都炸平了,那日本人的飞机就像长了眼睛一样,把炸弹照直往飞机场扔,炸起几间屋大的坑,日本人的飞机一走,民夫们就是打夜工也要用水泥沙浆把坑填起来。

文师说着的时候,院子里的人脸上就开始变色,吴玉珍也浑身打颤。有人说,那日本人鸡巴事没得,搞到老子们这里来闹些么事呢,还成不成个世道啊!那些家里有人在施南府修飞机场的,心就提到嗓子眼儿上来了,玉珍脑壳里轰轰地响,好像那炸弹一个个直往自己家德顺的脑壳上掉,一想起前几天那天上的黑乌鸦,不停地在德顺头上飞着,丢着炸弹,心里就开始不住地颤抖,如果真的掉一个炸弹在头上,那怎么得了,那还不把德顺炸得个五马分尸么?还有德权,还有那么多一起去修机场的后生。听文师这么一说,一个个都一副抓着石头打不到天的样子。不晓得他们在施南府过的是什么日子呢!说不定哪个炸弹下来就把他们炸得尸骨不全,怎么得了!屋里人还不知道到哪里去收尸呢。(待续)

鹰潭设计西服

呼伦贝尔西服定制

梧州西装定制

衡水西服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