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啤酒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啤酒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篇小说连载黑乌鸦9

发布时间:2020-07-13 19:02:30 阅读: 来源:不锈钢啤酒瓶厂家

吕金华

狗日的肚子黑呢。

再一想,自己要是手里有一杆火铳,钻进河那边的树林,獐子麂子兔子要好多有好多,自己也就不会吃这样多的苦了,自己也会把刘大鼻子喂起尺把厚的膘。自己在石板沟,一家人租种靖卿爷几亩田土过日子,一年不知给靖卿爷打了多少野味,自己不知吃了多少野味,香着呢,悠闲着呢。一想起来肚子里就馋得咕咕咕地叫,饿得咕咕咕地叫,靖卿爷一年要少收他好几石租子,女人玉珍常在被窝里对他说,你一杆火铳抵得上亩把田呢!日子过得好好的,哪里想到要来修什么飞机场呢,哪里想得到这施南府会是这么个炮火连天的样子,来的时候还以为施南府好玩呢,自己可以见大世面呢,和德权争着来。哎,没想到自己钻这么个刺巴笼,国军连武汉都守不住,省府都搬到施南府来了。现在,这施南府守不守得住,还只有天晓得。想去想来,都是狗日的日本人,狗日的日本人啊,你跑到老子们这里来搞么子呢,你吃多了没事不晓得多挖几个蔸疙瘩冬天里烧火烤么,不晓得多喂几头猪过年的时候多煨几砂罐么,老子们没惹你没招你,你么事要跑到我们这里来杀人放火扔炸弹呢,不怕天打雷劈遭报应么?

他只想早点回去,离开这个鬼地方。

晚上,一帮人睡在挂榜岩下潮湿的防空洞里,伍德权说,听说国军在宜昌和日本人打得很凶呢,如果打不赢的话,民国就完了呢,夏保长说那里十几万人在打,尽是飞机大炮的,飞机像乌鸦样的,打得昏天黑地的,看样子搞拐了呢。

伍德顺说:你莫听他瞎说,他晓得他妈的么子呢!那是黑肚子的一条狗。

伍德顺心里不耐烦,打心眼里看不得夏保长那副阴阳怪气的样子,就是他在刘大鼻子那里说石板沟人的坏话,说石板沟的人干活不卖力,石板沟的人吃饭最狠,他还带着一帮洗爵溪的人偷他们抬上来的红沙,害得他们有两天没有供应上填补炸弹坑的需要,要不是德权发横,他们七八个人的背上就险些都挨了刘大鼻子的木瓜刺棍子。

因此,德顺他们最恨夏保长。不是自己挡起,德权早就要了他两个的命的。他的心里就没有好气,对伍德权说,你不要听他瞎说乱讲的,他晓得个什么鸡巴臭呢,再说,管他牛打死马马打死牛,没我们么子鸡巴相干,我只想早点回去,这里不是人过的日子,我们那里山高皇帝远,回去过安稳日子好些。德权说,是的,那个姓刘的牛鸡巴日的,还想打老子,你们几个不把我死死地抱着,老子早就把他脑壳揪下来当夜壶用了,哪时我找个空一扁担就把它脑壳砍破了。伍德顺说,你横直不要惹祸,到时回去了就么事没有了。伍德顺最担心的就是伍德权,那次如果不是他在场,德权就和刘大鼻子把命拼了。他是个一个人吃饱了全家都不饿的惹事的种,见了哪里打架,他是操起扁担就上、先到哪方就帮哪方的愣头青,也就是想跟着出来看世面的,钻了这个刺巴笼。

伍德权说:你就晓得忍,就让别个当软柿子捏。都是你把我挡起的。

伍德顺说:不忍行么,国军连武汉都丢了,搬到施南府来,还不是忍么,膏药旗飞机一来,国军的飞机不就躲到来凤去了么,老子们就只有往挂榜岩下面的土洞里钻,打不赢别个,不忍行么!出门在外,忍得一时气,消得百日灾。在人家地面上,又被人家的人管着,人家跺一脚地皮都动,你不是找亏吃么。

伍德权说:我看国军跟刘大鼻子一样,一来就对老子们横眉竖眼的,把车壳子开起在老子们面前抖狠,对日本人的膏药旗飞机没一点办法,他们也真的忍得,有本事飞上天去和膏药旗飞机搞几家伙,也飞到他日本去给他们屙几百个炸弹。不过,在老子们面前还是威风,就是鸡巴用没得。是老子嘿,嗯。

伍德顺笑笑说:是你嘿,还不是去送死。

伍德权叹一口气说:我就是想把刘大鼻子和夏保长搞了。伍德顺对伍德权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那号火爆脾气要不得,这满处的民夫,他刘大鼻子和夏保长又不是只欺负我们,他们得罪的人多着呢,让人虽我弱,让他惹别个,老辈子说的没错,到时候有人收拾他们的。把这段日子熬出去,回石板沟就好了,隔这个背时地方越远越好,你还是忍着,回去说个媳妇儿的好,你爹就怕你这房绝后,想抱孙娃儿都想痴了。说着,瞌睡就把眼皮子压了下来,太累了,他一点也不想说话了。累得连女人玉珍是个什么样子都想不起来了。

伍德顺咕噜一句:跟你没得个么子鸡巴说的。也睡了。(待续)

河间定制西服

保山订做工作服

济南订做工服

遵化定做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