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啤酒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啤酒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生活张清大闹泗河镇

发布时间:2019-05-17 23:17:38 阅读: 来源:不锈钢啤酒瓶厂家

没羽箭张清,自幼父母双亡,是他舅舅张延德将他拉拔成人。

张清开始在家读书习武,后来张延德见外甥是棵苗子,到处遍访武林高手,最后在山西太行山里访到了一位奇人张箭。张箭不只十八般兵器样样皆精,而且会一种绝技--百步之内马上飞石打人,百发百中。张延德带张清前往拜师,奇人张箭见张清长得浓眉大眼,虎背熊腰,聪明伶俐,当即收下为徒。

张清拜师后,日日苦练,时时勤学,终于练成了百步飞石打人的绝技。这种飞石打人好似没羽的箭,武林、江湖好汉们就给他送了个外号“没羽箭张清”。

这么传扬开来,奇人张箭听到后非常高兴:“此名甚好,徒儿就叫‘没羽箭张清’好了。”由于奇人张箭在武林中的声望,这么一传十,十传百的越传越远,“没羽箭张清”绰号就传遍武林。

张清不光飞石打人百发百中,还对十八般兵器十分精通。三年之后,他长得高高大大,武艺已超过奇人张箭。

一天,奇人张箭把张清叫到面前言道:“徒儿,为师的武艺你已精通,超过你的师兄师姐。习武就是要报效国家,扶弱斗强,树立正气。你下山去吧,会会武林高手,再求长进,取长补短,将来才能成为国家有用将才,为国立功!”

张清听后,双膝跪下求道:“师傅,您老已到古稀之年,我要孝敬你老,百年之后徒儿才能到江湖闯荡。”

奇人张箭说:“徒儿所言差矣!男儿应志在四方,如今天下不太平,北有金、辽虎视眈眈,妄图侵我中原;大宋王朝皇帝昏庸,贪图享受,吃喝玩乐;建万寿山,花石纲坑害南方黎民百姓;贪官横行,无法无天,社会黑暗,民不聊生,苛捐杂税稠如牛毛,官逼民反,群雄割据。

要记住: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亡江山。此时你不下山,还待何时?下山之后,找你师兄去吧!我赐你银枪一杆,白马一匹,还有四句言语要记住:遇河动,到水止,保疆土,归故里。”

张清听后,跪问道:“恩师能言明指点吗?”

奇人张箭扶起张清:“以后自明,不要再问,快到山东访你‘白水’师兄去吧!”张清只得洒泪拜别恩师,牵着白马挎上银枪,囊里装着石子,一步一回头往山下走。

张箭站在门外,一直到看不见张清才擦把眼泪回到家中。

张清骑马走啊走啊,晓行夜宿往山东方向奔去。

一天日近中午时,他来到了山东泗河镇,走进东门,沿泗河往西行。因泗河是从泗河镇中间穿过,河南、河北两岸都有商店,有杂货店、茶庄、饭店、茶馆,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河内行船如梭,好不热闹。

张清在马上观看,发现泗河桥北头,挂着一个稀奇的牌子--“白水店”,再细看,是两层木楼。他便下了马,将马拴在白水店外的一棵白杨树上,将银枪挂在马鞍上,迈步走进白水店。店掌柜见张清身材高大,笑着迎道:"客官请,里边坐!"

张清见到掌柜一楞,好似相识一般。掌柜的黑红面皮,身高丈余,一双倒八字眉,眼虽不大,但炯炯有神,嘴上长着浓黑八字胡须,看上去约四十岁上下年纪。

张清问:“我马拴在外,喝点水还要赶路,这里安全?”

掌柜的喊:“小二,将马牵入店内。”边喊边望着白马和银枪。接着,掌柜解释道:“店家店家,人我这白水店就算到家了,我这店风水好,是‘遇河动,到水止,保疆土,归故里’,看来壮士是返故里访友的了?”

张清听后大惊!心想:我师所赠言语,他怎么知道呢?我得追问追问,随即问道:“掌柜,有清闲房间吗?”

掌柜的说:“有啊,小二,快开二楼。”说后,掌柜在前,张清随后向二楼登去。

张清看着自己的白马已拴在院内马桩上,放心地进入二楼室内。

掌柜说:“请壮士入座。”

店小二便将茶壶、茶碗放在桌上;掌柜的又问:“壮士喝啥茶?”

张清说:“龙井!”

掌柜的对张清说:“壮士是来访友的喽?”

清说:“你怎知道?”

掌柜的说:“白马银枪喝‘白水’,两白一师自明白。飞石打人传一个,咱们定是师兄弟。”

张清点点头:“此话怎讲?”

掌柜的说:“白水店为证!”

张清问:“为何起此店名?”

掌柜的接着说:“我师所起,一为避苛捐杂税,二为接纳武林豪杰,三为师弟来访。实话实说,我师张奇人,收徒三个,飞石打人只传爱徒。我见你白马银枪,带有石囊,故此用恩师赠弟子之言相探。”

张清听此,忙躬身施礼:“小弟失礼了,请问师兄高姓?”

掌柜的说:“姓朱,名富,师弟高姓?”

张清又施一礼:“弟姓张,名清,人送外号‘没羽箭张清’。”说后,跪下言道:“师兄在上,受小弟一拜。”

朱富上前搀起张清,高喊,“酒宴伺候。”

立时,酒菜上齐,他兄弟俩连饮三杯。

张清说:“临下山时,师傅只说让我到山东访师兄,我问何姓何名,师傅只说以后便知,问他赠言何意,他老人家说,以后便晓。请问兄长,你可知赠言含意吗?”

朱富说:“我也不晓,只知师傅五年前来此,给我起了这么一个店名。他老走后,我才悟出一点道理,当今社会黑暗,苛捐杂税稠如牛毛,不挂这牌子,税可就交不完了。什么地皮税、旅客税、行路税、生孩子税、丁役税、养殖税、捕捞税、花石税等不下几十种,纳不完的税。”

张清又问:“师兄,啥叫花石税呢?”

朱富说:“就是皇上要在京城建万寿山,命朱勐为江、浙应奉使。在江南一带,只要他们视为奇花异石、认为可取的,官军就要直入到户,拆墙扒屋,将花石运往京城建万寿山。运花石的船队就叫‘花石纲’,借此搜刮民财,贪官污吏横行霸道,搞得江南人心惶惶,民不聊生,苦不堪言,卖儿卖女。这泗河镇就是运花石的船队从运河往汴河拐的水旱码头。”

他们正谈论之间,只见运河里大小船只一阵慌乱,叫喊声忽高忽低。

张清问道:“师兄,这是为何?”

朱富说:“先喝酒,听我慢慢说。干!”朱富一饮而尽,张清也喝了个底朝天。

朱富喝一杯,张清干一杯,不一会儿,朱富有些醉,“兄弟,换碗喝。”说后倒了两碗,他们俩又一连喝了三碗。朱富向泗河内一指说:“害民的运花石的船队快到了,谁要是不幸遇上他们,船不被撞碎,也得撞翻,他们比狼还狠,比蛇蝎还毒。”

张清听朱富说着,推开楼窗向泗河望去:一阵锣响,河内桅樯高耸,数十只大艨船乘风急驰而来。刹时,河内民船乱躲乱藏,只见一艘快船扯起三道满帆,两边各有十几支长桨,二三十人划着,如飞一般从泗河渡往汴河拐弯处而来。船头上竖一面"奉旨承办花石纲"的金黄大绸旗,两边站立二三十个锦衣军校,如狼似豹吼叫“开道”。

那些正行进的小民船,个个吓得失魂落魄,忙不迭地向两边躲闪,也有相互撞击的。有喊的,有哭的,也有向河湾藏的,也有在河心不知向何处划的,在河内打漩。那只开道船后边,紧随数十只艨艟巨舰,鱼贯而来。舰上旗帜猎猎飘扬,好似发丧的幡一般。军士们个个穿着簇新号衣,执着明晃晃军器,像凶鬼似的;中间的一只楼船更是高大,中樯顶起一面将旗,绣着好大一个“朱”字。这队船只好似一条长龙,冲波激浪,两岸水激数尺高,哗哗作响。张清目不转睛望着,朱富也望着泗河内。只见那只开道船前边,有只小篷客船,那只客船的两个艄公,一个急转靠岸,一个速速落帆。

可是那只开道船楼上的穿红袍的校尉,大声嚎叫:“撞翻它!”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只开道船来了个急转弯,箭一般往那只小船撞去,结果怎样?一会儿便知。听我再说一下运花石船的事儿,这船两边都是用厚铁皮包裹着,前后嵌着半尺厚钉板铁皮,两边密密麻麻钉着方头大钉,其他船只只要被它撞上,立时就会粉身碎骨。

花石船称霸运河内,谁不害怕?它们常以撞船取乐。那开道船撞击了那只已靠岸的小篷船,只听一阵惨叫,小客船立即粉碎,片片船板在河内浮荡。艄公和船客们都翻人河内,一位穿白衣的妇女抱着一个孩子,在河内上下挣扎。艄公在河内游动,可是那个穿红袍的军尉却大叫:“捣死他!”几个篙同时向他砸去,河内泛起股股红浪。开道船上的官兵和以往一样,一阵狂笑,然后一转舵向泗河中间驶去。

张清见此,脸都气青了,将脚一跺,把楼板跺出一个窟窿,楼下一片惊叫。张清扭头将茶桌踢翻,登登往楼下跑去。朱富紧炕后:“师弟,师弟停停!”

张清高喊:“是何世道,气死我了!”奔到院内栓马桩,解开缰绳,牵出店门外,翻身上马,朱富高喊:“要多加小心。”

张清催马扬鞭,在袋囊里抓出石子,向开道船飞奔追去。

边追边骂:“你们这些害民贼子,禽兽不如的东西!”

他这一喊,惊得街上行人不敢走动,一个个直勾勾地望着他和奔马。只见张清一溜石子甩出,又掏石子,站在开道大船上的那穿红袍的校尉和官兵们“唉呀”乱叫栽下船去,掉入河内。

张清的石子无一虚发,开道船上的官兵如下饺子一般落入河里,激起股股血浪花。

正在此时,护保花石纲的骑兵飞驰而来,马上坐着十几个锦衣军校,个个满脸横肉,凶神般模样。领头的一个高擎一面"奉旨承办花石纲"的金黄大绸旗,旁边两个手执长鞭,逢人便打,似虎狼般狂嚎:“快快滚开!”

随后紧跟三匹战马:中间骑兵捧着“令”字旗;两边的两个骑兵举着高脚虎头牌,黑得发亮的“肃静”、“回避”醒目大字;再往后有四个耀武扬威的骑兵,手执红缨钢枪,腰间还挂着绿鞘皮泥金色朴刀,枪尖映着银光。

河边道上行人见到,个个吓得失魂落魄,像躲疯狗群一般,往路旁、地里躲藏;也有躲得慢的,那皮鞭好似疾风冰雹般噼哩叭啦打来;有的当场被打倒,血流如注,有的抱头求饶喊声凄惨。

张清见此,血往上涌,青筋暴得像豆虫般爬满脸上,拍马扬鞭,炸雷般喊道:"你们这群害民贼子,可杀不可留!"随着喊声,似流星般的飞石向骑兵打去,无数个骑尉纷纷落马,在地上滚作一团。有嚎叫的,有捂脸的,有抱头的,像肉球一般滚撞着,令字旗、高脚牌有的滚成泥饼,有的摔成碎片。再看河内船上,叫喊声似鬼哭狼嚎般。拉纤的民丁,个个又怕又喜。大船上的校尉,躲进船内不敢伸头;河里的官军好似江猪一般,在水里向上猛顶,又立即沉到水里;有的被飞石打得头破血流,在河里像红线般随流水向下游飘着。花石船队乱作一团,相互撞击着。

正在此时,从白水店里奔来一匹快马,马上一位黑大汉,这大汉是谁?张清仔细一看,方知是师兄朱富。

急问:“师兄,你来何干?”

朱富喊道:“师弟,实不相瞒,我早已在梁山入伙,跟随宋江哥哥替天行道。一会儿官军大队人马就要到来,你快快往西投奔梁山泊,到金沙渡找朱贵,就说你是我的师弟,我让你投奔梁山入伙。”

张清问:“师兄你呢?”

朱富说:“我有办法。”

张清打马朝梁山泊方向奔去。朱富高喊着追杀张清,沿泗河向官家报信去了。

后人有诗赞道:

苦练飞石江湖传。

下山突遇官贼船;花石纲船横行事,张清怒火胸中燃;为民除害侠义举,飞石打“匪”上梁山。梁山之上义旗举,替天行道天下传。

最好的酒店是哪家

编程入门

团购酒店哪家好